华为的羊毛,5万、8万、88万!

图:华为官网

昨天,华为正式发布了鸿蒙OS,英文名HarmonyOS。

就在华为盛大的发布会吸引亿万科技迷、华为迷和媒体同仁关注的时候,一群不为人知的人,正在筹划着一次对华为的薅羊毛行动,他们就是域名党(域名,也就是我们通俗理解的网址)。

在HarmonyOS正式发布后不到半个小时,正在阿里云上出售的HarmonyOS.cn、HarmonyOS.com.cn、HarmonyOS.net等等域名被迅速修改出售价格,这些域名之前的售价是几千到几万人民币不等,但是现在售价已经飙升到了5万、8万、10万、50万、88万、98万。

不仅仅是HarmonyOS的域名,Hongmeng、HongmengOS的域名出售价也出奇的高,域名Hongmeng.cn已经被标价近180万等待出售,就连被域名圈视为“垃圾后缀”的Hongmeng.yoga也被标价888,888待售。

华为鸿蒙的出现,仿佛让域名圈的一小部分人看到了暴富的希望——2018年营收7311亿人民币的华为,对购买域名应该不会出手吝啬,更不会因为域名是被抢注,而选择漫长的域名仲裁手段,从域名持有人手中抢夺自己55块钱注册的域名。

一个名叫“风口域名投资”的群里,持有HarmonyOS.com.cn、HarmonyOS.net这两个域名的网友更是受到了众人送来的祝福,“恭喜,一米发了”。

所谓一米发,是域名圈中的俗称,米代表域名,一米发也就是一个域名就暴富、发财的意思。

而作为投资性的域名持有人,他们在圈内也有一个称呼,名为米农,他们所做的,除了购买、注册通俗类关键词拼音、单词构成的域名并转卖之外,还经常抢注商标域名,这些华为域名就是他们所抢注,或早前持有的。

由于企业经营、数字资产保护的需要,米农早在20年前就已经诞生,今天我们所熟悉的很多知名互联网企业,都曾经在米农手中购买过域名。

最近几年,最出名的案例包括神秘买家以1.2亿的价格买下Lian.com,京东3000万收购JD.com,人人贷800万美金收购We.com,小米360万美金收购Mi.com等等。

根据我的了解,有一部分人群,通过域名买卖这项生意,积累了几百万、几千万、甚至数亿的财富;仅中国大陆,就有像姚劲波、蔡文胜、戴跃、杜均等人身价几亿,几十亿之多。

当然,更多的域名投资者,都只能喝口汤。

与前述靠正常买卖域名而跻身亿万富翁行列的人士相比,他们生不逢时,或者少有资金来采购优质的域名,并且出售给有需求、有实力的企业、个人,能做的,就是用抢注域名的方式,以几十块钱博取一次可能的几十万。

对于不熟悉域名的人来说,抢注域名能发财吗?有风险吗?这些问题很少有人有答案。

我举一些例子,比如2018年9月,全球最大的玩具及婴幼儿用品零售商Toys "R" Us,就曾经以大约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ToysrusAsia.com;再比如,域名圈盛传,曾经被腾讯仲裁,以零成本拿下的Weixin.com域名价值三千万,这个域名的持有人因为搭建了一个侵犯微信商标的网站而痛失域名。

可见,抢注商标域名,或者买入商标域名,有可能获利,也有可能带来重大的损失。此番华为推出鸿蒙OS,抢注到了相关域名的人,都在安静的等待华为下单,实现自己的发财梦。

我不确定这些抢注华为鸿蒙商标域名的人能不能发财,但是用几十块钱换一个美梦也是可以的。当然,也许有人会说这有些不以为耻,我想说的是,如果华为真的买了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。

倘若华为不买,选择以侵犯商标权的理由申请仲裁,米农们就认命好了,甭管是100块,还是100万,都不是华为人捡来的钱,抢注知名企业品牌相关的域名,本身不算个有里有面的事情。

在域名圈,我还是比较欣赏广州名扬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许扬的所做之事。

为了帮助我党更好的在互联网上开展党建工作,许扬从海外巨资收购了党建的拼音域名DangJian.com,然后赠送给了中宣部,让中宣部主管,《党建》杂志社主办的“党建网”用上了最适合自己的官网域名。

说回到薅华为羊毛的事情,作为一个不那么高尚之人,个人希望大众不要以党建域名为例来评判。

一句话,商业里是充满着原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