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条推文把股市搅得鸡犬不宁,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,把域名市场的时间轴拉回到2015、2016年的时候,那时候的米市颇为相似,大户一句话拉盘砸盘,真是刺激得不要不要的。

2015年,域名投资市场到了一个小高峰,算得上是米农们丰收的季节了。而今又过去了四年的时间,那些经历过辉煌的米农们,是否还像当年那样坚守在米市,又或者是早已金盆洗手了?

下面,就随我来一探米农们的内心深处吧....

桀先生是本次第一位接受采访的米友,他入行的时间不算很长,目前为止也就四年,或者说正是2015年行情高峰时他才入的行。“我没什么成功的故事,不值得被你采访。”桀先生谦虚地和我说。

每一位米农的精彩都不一样,事实上,桀先生的故事更可谓是十分励志。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2015年他还是一名上班族,顺便炒炒币,我问他为什么突然转向接触域名了,桀先生很朴实的回答说:“当时币圈暴跌,贷款炒的币,得赚钱还贷款,想看看域名市场有没什么投机的机会。”

为了找到域名市场的“投机”机会,桀先生几乎是“休息的时间全在研究域名”。

“第一个域名是laichengdu.com来成都,在易名拍卖买的,那时候还不会玩,拍到手花了二百多好像,然后随手加了几个群就卖掉了,感觉发现了新大陆,于是加了几百个群,每天从早上六点看到晚上十二点,向前辈学习,和老米友取经。域名laichengdu.com是赚了几十块差价卖掉的,后来逐渐向硬通货转移,那时候看好四声net,买了一些zg开头的,现在不值钱了,也批量注册了一堆非主流后缀,归零了。每天看各种创业新闻,卖了一些小终端。”

转机就藏在这些创业新闻中.....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当时有款APP叫小密圈,也就是现在的知识星球。嗅觉灵敏的桀先生带着自己的xiaomiquan.com.cn找到了他们的APP并在意见反馈页中打广告。“他们老板后来说,买域名是为了敬我的坚持,他说他们要改名字了,后来他们改成了知识星球;还有nanyiku.com.cn也是手工煮的,他们老板开始说打死也不买,等了两个月,看龚文祥微博了解到男衣库老板卖公众号发财了,然后再去问就很轻松地卖了。”

后来马云的“平头哥”酒吧上了新闻,反应迅速的桀先生当机立断买下了pingtouge.cn,在等待下一个机会。桀先生如今已是一位全职炒币玩家,而对于米市,他则认为依然是有很多机会的,终端米向来是有市场,凡事都有周期,大家只需耐心等待行情。

至于大起大落时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,桀先生依然很乐观:“域名教会了我学会等待。”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同样对米市保持乐观心态的还有不二先生和若猫先生。

当我问起不二先生从2011年至今的战绩,不二先生自谦的说:“我是小米农。”后来的聊天中他才慢慢透露出一些:“第一个售出的米是易名经纪中介的,卖给了大地保险,第二个售出的米是卖给胡彦斌公司的。”

若猫先生接触域名行业也很突然,2014年他看到一篇新闻说有人花45万买dazhou.com,于是他准备买四川达州的拼音缩写scdz.com,对方报价8万,于是他看到了商机就准备也去域名市场看看。自学了一段时间后他买下了第一个域名qwyg.com,花了300块,16年的时候卖了1.35万。

不二先生和若猫先生对于玩米的心态都很好,若猫先生说自己一直保持着积极乐观向上的心态;不二先生更是直言:“大起大落的时候认栽就好了,慢慢来,玩精品,还是终端为王。”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尽管经历过域名行业的牛市熊市,但不二先生和若猫先生对于未来依旧充满期待,问他们是否打算退市时均表示:“不退,学费已经交了,就是个经历。”

同样是2014年接触域名的多仔牛牛就没有一下赚到钱的好运气。他说:“刚开始在某平台玩,但他们倾向于新后缀,你懂的,自然而然我就被带歪了”

被带歪的米农通常容易被套住,而多仔牛牛却很淡然地说:“套住是一定的,但我绝不会退市,域名投资这个东西有点像股市,再萎靡也还是会藕断丝连,只要中国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不倒,好米还是有转机的。”

而比不二、若猫、多仔牛牛这几位更早一些的,是我们的vincharl。他接触域名的方式在我看来可以说得上是缘分了。

Vincharl在2013年无意间报名上了个创业培训班,大部分的内容没学会却偏偏听懂了如何投资域名,当时有一位朋友7位数售出了guanli.com,一度成为经典案例。但当时Vincharl还处于仰望的状态,并没真正接触,促使他动心的是有一天朋友半夜为抢注一个过期掉落的米,就差2w块钱,后来再去联系那个新米主,人家直接加价8w。

据了解,当时那位米主说了一句惊人的话:“我不赚你8w、10w,那我还搞什么域名投资?”听到这句话后,vincharl才决定真正到米市玩一玩。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vincharl说,一开始亏了一年多,直到后来卖了个终端赚了点,但即使如此也不想退市,他想告诉一起在坚守的米友,一个在奇迹中收获的财富,必将在另外一个奇迹中收获悲剧,脚踏实地,好好生活。

普通市民刘先生也是一位老米农,谈到在米市遇到的坑他显得十分伤心,他说:“当年第一批注册四声母.vip域名等了一个月没涨,注册价加价两块钱,大概31批量出了小五百个四声.vip,第二年工信部传来vip后缀通过域名备案的消息,四声.vip最高涨到了280。”

起起伏伏是市场变化必然的规律,但面对米市这几年的大变化,刘先生教了我一招:“记录自己往事,边记录边反思;分析自己性格弱点、记录操作失误、原则定的恰不恰当等等。”

当然,米市中也有人是不同的态度。

2004年就入场的大林先生是一名工程师,在米市摸爬滚打了15年,心态的变化呈“抛物线模式”,当米热的时候心情就好;相反心情也随之下降。

“玩米这么久,印象最深的是给了自己无限的幻想,总觉得有一天自己能发。”大林说。

“想退市了吗?”我问。

“想,现在。”大林回答。

米市牛熊后的“血与泪”:域名教会我耐心等待...

虽然想法如此,但大林先生仍在背水一战,他想告诉一起坚守的米友们:“抢滩登陆战役已过,现在需要定点精准打击,进攻时候注意自身安全,保重!”

域名投资,其实不论什么时候都充满了机会,只要有终端的需求市场在,域名投资就不会过时。但也正如许多米农所说,用一句话来描述近五年米市变化的话,“如过山车一般刺激”真的毫不夸张,但大起大落之后势必要归于平静和稳定,绝大多数的米农依旧对这个市场满怀期待和信心,相信坚持就能带来胜利!